王传君:身边有人跟我脚一样大我就送鞋

娱乐热点 编辑: 来源:大娱网综合 时间:2018年07月11日 08:05:07

原标题:王传君:身边有人跟我脚一样大我就送鞋或许人生这条跑道本就不是一条线,它有很多岔路,有些路乍看像是捷径,光滑平坦;有些路貌似特别绕,还铺了不少玻璃渣,但其

原标题:王传君:身边有人跟我脚一样大我就送鞋

  或许人生这条跑道本就不是一条线,它有很多岔路,有些路乍看像是捷径,光滑平坦;有些路貌似特别绕,还铺了不少玻璃渣,但其实也只有各自走了才知道,捷径到底近不近,绕路到底绕不绕。

  同样是参加了07年的《加油好男儿》,第八名的李易峰和进20强后便被淘汰的王传君都殊途同归奋斗在了影视业。前者选择流量爱豆的路线风光了很一阵,最近也有一部心血力作上映,只是后者的讨论度似乎以碾压的姿态盖过了前者。

  

  《我不是药神》里,王传君扮演的吕受益是一个关键性的角色,两次让故事走向发生改变的关键情节点都是由他触发的。

  

  他的出现让原本卖印度神油为生的徐峥有了赚钱的新门路;而他的死又让本已金盆洗手并解散“卖药分队”的徐峥重新开始卖起了药。

  暂且不说为什么没了徐峥他的家属不能自己去印度药店买药,如果能的话整个故事也许就不存在了。只说王传君在口罩下面,确实是把角色所肩负的推动作用给超额完成了,他塑造的吕受益,像是从荧幕中伸出的一只手,把指甲掐进了观众的心。

  吕受益第一次见到徐峥饰演的程勇时,戴了三层口罩,摘下一层还有一层。虽然思慧的解释是“病人体质弱,怕感染”,但口罩并不是白血病人的必备,在电影中更多象征着一种防备,而吕受益是第一个面对程勇卸下防备的病人。

  

  口罩下边是王传君带着胡茬,两颊凹陷、肌肉松垮的脸,笑得有些拘谨,一撮又长又腻的头发耷拉在金丝眼镜框上。虽然长得很高,但在徐峥面前始终驼着背,气势很低,毫无保留地告诉徐峥去印度倒药有利可图,然后拿出随身带的橘子给徐峥吃,被拒绝后写下电话号码让徐峥再考虑考虑。

  

  随身带橘子是因为作为白血病人希望多补充维生素,留电话让考虑的套路,大概是他从不止一次的上门求助中总结来的。

  来到医药公司门口混在抗议人群中吃盒饭,在医药代表发言后投去不屑的一笑,他并没有把希望寄托于抗议,只是在这个时候,他的“工作”就是为自己的生命奔波。

  

  第一次打动徐峥的更多是利益层面的考量,第二次打动徐峥则是所有铺垫带来的爆发。

  吕受益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已经极度虚弱,他回头发现本已抛弃自己的程勇站在自己床边,没有力气表现出惊喜,随口一句“头发剪得蛮精神的”,和自己斑秃的头、完全脱相的脸形成了对比。还是那句“吃个橘子吧”,徐峥还是没吃。

  

  这些隐喻并不艰深晦涩,观众们都乐于在王传君诠释的角色下挖掘导演没有直说的意图。

  我们常把演员的演技拎出来说,但所有演技的最终目的,也就是把自己隐匿于角色之中,像桥梁一样让观众自行与故事对话。

  为了这个目的,王传君走的是一条相对笨拙却真挚的路,是以近乎体验的方式达到病人虚弱的状态。为了减重,每天跳绳4000个,后来加到8000个;为了有枯槁的面容,于是两夜不睡觉。

  

  回顾一下王传君这些年在现实中所走的路,同样是笨拙却真挚的,这让他时常显得和周围格格不入,甚至有些浑身带刺。

  2015年郑恺和王传君为了宣传共同演的《前任攻略2》上王自健的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,王自健对这两人以前是室友这事儿感到惊讶,问他们大学期间的寝室关系怎么样。

  王传君马上回答说挺好的。身为室长,他自诩是最乖的那个,要照顾大家生活,安排室友轮流值日,给郑恺的职责便是每周三上午扫地拖地。

  

  但郑恺就不是很服气了,说了个关系其实“一般吧”打了王传君的脸。随即还爆了个料说,诚然王传君爱干净,喝多了吐大家也都理解,但就王传君能把整个寝室吐到没下脚的地儿。

  

  没地方下脚当然是夸张了,但因为寝室卫生问题上的分歧,一学期之后,郑恺和陈赫就搬去跟杜江一个寝室了。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对于王传君高要求的逃离。

  也在2015年,王传君接演了古装魔幻探案剧《大仙衙门》的男一。本来跟剧组约定好,自己来配音,但戏杀青后他便去日本度假了,剧组急着赶进度,没有等王传君回来就配好了音。

  

  王传君回来一看,对剧组和这个配音演员都特别失望:“太扯了,两天就配完一部三十多集的电视剧,我看了一眼都快吐了。”

  当时王传君搜到了配音演员发的一条微博,说“配了一个有史以来最难配的男演员”。但王传君不依不挠,觉得自己的角色都被配音毁了:“我不是夸自己,我的语速他跟都跟不上,他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说话。原来我演到80分,结果他配完就变成50分了。”(话说这个配音演员也曾给《麻雀》里的李易峰配过音。)

  这件事让他做了个决定,不再接电视剧了。也是这个任性的决定,让他此后长达11个月时间里,都处于失业状态。

  但恰恰是在经历了这个没有收入来源的阶段之后,他开始卖车、卖表、球鞋送人,原因是他意识到自己不需要这么多物质的东西了。

  他以前爱玩鞋,家中大概有300多双,为此他还曾特意把家中改造出了一面墙,专门来堆鞋,这还不止,家里的各个角落都有,床底下也都是鞋。但现在呢,只要身边的朋友和他一样恰巧是45码的脚,他就会把他的鞋子送给别人,而且是专门挑好鞋送。

  

  偶尔没事他会去上戏旁听,同学有时会问,师哥,你的裤子挺好看的,哪买的?第二天上课,他就把裤子拿去送给对方。

  用他自己的话就是“我现在断舍离断得可厉害了”。这个逻辑说实话不太好理解,但这就是他的选择,像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,又像是某种性格的放大。

  当王传君一次又一次跟《爱情公寓》划清界限的时候,我们多多少少也能感受到这种真挚到偏执的存在。

  

  

  他去大学校园推广《我不是药神》,在见面会上跟同学们唠嗑说起自己喜欢的日剧韩剧,比如《请回答》系列,顺口问:“你们都是看日剧韩剧美剧长大的吧?”结果底下有很多同学说,我们是看《爱情公寓》长大的!

  他摆摆手说,那个抄袭,别看了。

  “抄袭”当然是实话,绝对在理,但我总会想,这些话如果让陈赫听了会有什么感受。毕竟是曾经的室友,是他在大学一起喝酒次数最多的人,是那个王传君本人口中“一张贱脸,给我挤出一个无比尴尬却又带着温暖的笑容”的人。

  

  甚至那句“我不喜欢”,究其情感的爆发,也是源自于某些愤世嫉俗。

  

  当时王传君的母亲刚过世不久,他正在家里折纸钱,抽空刷了下朋友圈,莫名其妙就看到好多人都在刷《摆渡人》。大家也没说喜不喜欢这事,直到他看到有位记者朋友说:“作为你的粉丝,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站台了,好吧,我喜欢。”

  就是这句话把王传君搞毛了,于是他直接发了一个“我不喜欢”。几个小时之后,朋友打来电话,说,“你现在是热搜第一”。

  这让我想起了王传君怼网友的那句话:“为了生活我吃了不少屎,你要是想知道味道我可以告诉你。”

  

  所以当看到这个记者朋友也在“吃屎”的时候,他会发火,他会抱怨说怎么没人敢说真话。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叛逆。

  曾经那个在《加油好男儿》时期就精通人情世故,还教着乔任梁什么场合说什么话、如何打点人际关系的王传君,在这个同龄人都被生活越磨越圆滑的当口,倒是被越磨越尖锐了。

  

  好在这些尖锐的刺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倒是可贵的,也就是这股劲头让更多导演看到了他。事实也证明他们的眼光没错,这样“不会讨巧”的演员对于角色或许会有自己不讨巧的方法。

  其中一点便是忘了自己。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里王传君饰演的老马仔戏份不多却刷足了存在感,相比起略显呆滞的杜江,他讲起各种荤腥事真是眉飞色舞,我听不懂上海话,不看字幕的话还以为他在讲地理人文。当然,对于电影中的王传君来说,这也就是些地理人文。

  

  陈冲导演也是因为他的尖锐看到了他。《英格力士》的监制在面试了众多演员后,都没有找到角色身上的那股劲儿。有一天,监制正好刷到微博上王传君发的“我不喜欢”,他赶紧给陈冲打电话说,不要找了,我已经帮你找好了。

  然后还有在拍《兰心大剧院》的娄烨。

  

  今天,因为“拒演爱情公寓”,王传君上了热搜。有人称赞这是他做的“最对的选择”,也有人骂他忘本,不知感恩。但现在的他,大概也并不在意这些。

  曾经,那不过是“四个同班同学在一起做的一个梦”,现在有的人选择留下,有的人选择默默离开,而他,则选择像刺猬一样走了一条有玻璃渣的路,一面扎别人,一面自己也被扎。

  或许这不那么令人愉快,也会有点痛,但现在他需要这样。

  

相关文章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